当前位置:主页 >> 激情小说

【花团锦簇】(01上)

2022-08-11 来源:

【花团锦簇】(01上)

第一章 中国小子 上

美国内华达州,沙漠之中有一座突兀的工厂,工厂外是一圈长达上千米的坚

固围墙,墙上的高压电网足以让任何人打消翻越的念头,仅有的一个入口则被荷

枪实弹的佣兵看守着。几乎没人知道工厂里在生产些什么,除了内部工作人员,

以及一小股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逼近围墙的人。

他们是直接隶属于白宫的特工,代号字母小组。小组成员大多来自海豹突击

队,最优秀的队员会被组织起来接受更严格的训练,再经过残酷的淘汰考试,最

终只留下二十六个人,按字母表的顺序赋予代号,专门解决别人无法解决的难题。

「好了,新任务,快速清理厂区。」领头的是一个高大的白人,「肯和丹尼

尔,你们负责门口的守卫。」

「等一下,我们不是要支援三区吗?」说话的人看上去稍微年轻一些,是字

母小组新晋的成员。

「C。K。在那里,不用我们操心。」

「只有他一个人,这怎么能行?」

「他可是字母小组的传奇,皮埃尔。」领头的白人说道,「你才刚来,慢慢

就会知道他了,或者去找老皮埃尔问一下。」

「是,队长。」新队员说道,「我会努力赶上的。」

「我不是让你赶上他,也没人能赶上他,从他加入字母小组的第一天,其他

人就只能争第二了。」队长拍了拍皮埃尔的肩膀,「他是个中国人,比我们要矮

【花团锦簇】(01上)

小,最开始我一点也看不上他,后来他的拳头可是结结实实给我上了一课。」

「难道C。K。的意思是中国小子?」

「看来老皮埃尔也不是什么都没告诉你,等我们完成了任务,我让他给你签

个名。」队长看了一眼手表,「开始行动,半小时返回,可以任意开火。」

第二天早上,拉斯维加斯的一家旅馆内,张文海正在【花团锦簇】(01上)擦拭自己的枪支,昨晚

他一个人干掉了十七个悍匪,在交火中通讯器被流弹打坏,他无法联络队友,只

能独自来到事先选好的安全屋。

「嘿,C。K。!」队长推门而入,身后跟着那名新队员,「怎么就你一个?

没找到看得上眼的女人吗?」

「下次再有这种任务,你去,我看看你还有没有多余的精力找女人。」张文

海瞟了一眼新队员,「老皮埃尔还是回去了吗?」

「受了那么多伤,也该回去享享福了。」队长把身后的人往前一推,「他没

见过你,我带他来要个签名。」

「签名就免了。」张文海把手上的枪递给皮埃尔,「这把枪送你,我也准备

退出了。」

「你说什么!」队长不可思议地瞪着双眼,「老皮埃尔走了,你再走,咱们

这一届就只剩我一个人了。」

「怎么,你怕自己压不住那帮小子们?」

「你为什么要走?总得有个理由吧。」

「我是小时候被人贩子拐卖到美国来的,这一点大家都知道。」

队长点了点头说道:「嗯,你被哈里森教授夫妇收养,这我们都知道。」

「前一段时间我得到了亲生父母的消息,他们在中国病逝了。」

「少来!你来美国的时候才四岁,甚至记不清他们长什么样子,怎么可能突

然因为这个原因离开?」

「好吧,我就知道骗不过你。」张文海无奈地说道,「两天前我在机场看见

了一个美女,中国人,我准备把她追到手。」

「哈,我就知道。」队长一脸坏笑地看着张文海,「你说你要睡够一百个女

人,现在还差多少个?」

「超额完成四个。」张文海说道,「可那些不过是单纯的肉体关系,这个女

人不一样。」

「那好办,你找过CIA的人了吗?」

「我在机场听见了她打电话的内容,其中透露了一点行程安排,我通过航班

信息一步步查下去,已经掌握了一些她的基本信息。」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只能祝你猎艳愉快。」队长刚走到门口,突然回

头问道,「要是被你睡过的一百零四个女人还想找你,我该怎么应付?」

「等我在中国安顿下来,我会给你发个地址。」张文海说道,「不过那些女

人都有体面的身份,不可能去中国找我。」

硕渠市,中国北方一座现代化都市,张文海要找的女人就在那里,她叫贺婉

欣,是广益集团董事长贺平的独生女儿。两年前贺平突发脑溢血去世,贺婉欣便

接手了父亲董事长的职务,在她的管理下,广益集团的市值增长了近三分之一,

一跃成为硕渠市最大的民营企业。

张文海不喜欢胸大无脑的花瓶,尽管他的枕边从来不缺少这种女人。某次他

在好莱坞执行任务,一晚上就享受到了六位所谓的女星,然而一夜激情过后,张

文海根本记不住其中的任何一个,他认为女人之所以吸引男人,是因为其独特的

内在,而不是随意可以修饰的面容。

贺婉欣显然是张文海心中的完美女性——尽管只是第一印象——但在其他人

心里未必如此,贺平生前行事风格强硬,宁折不弯的性格导致他树敌不少,现在

贺平去世,这些人当然会把仇怨算在贺婉欣身上。

「老四,不是说贺平死了我们很快就能收下广益吗?」硕渠市一间酒吧的豪

华包厢内,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坐在宽大的沙发上,左手拿着一摞资料,右手弹了

弹烟灰,「怎么我这次回国,广益竟然越做越大了?」

年轻人名叫徐城,其父徐继先是硕渠市知名的民营企业家,与贺平结怨颇多,

偏偏商业头脑比不上对方,为此吃过不少亏。

「徐少,我们低估了贺平的女儿。」沙发旁站着的男人看上去比徐少年纪更

大一些,却一副唯唯诺诺的神情,「那个女人手段太厉害,悄无声息地拔掉了我

们派去的所有人。」

「我早就说过,让你们别大意,可有谁听了?」角落里一名五十多岁的男人

扶了扶眼镜,「贺婉欣只要有贺平六成的本事,就足够咱们头疼了。」

「杨叔,不至于吧。」徐城把手里的资料扔在一边,「就算是贺平,下场也

就这样,烧成骨灰并不比别人多装一盒。」

「要说这件事幸好沈进做得干净,没给人留下什么把柄。」老四说道,「贺

平身边的人只当他是突发脑溢血,没人怀疑是咱们暗中下的手。」

「要说别人不怀疑,贺婉欣肯定有所察觉,不然她也不会突然开始内部清理。」

杨叔说道,「不过没什么好担心的,咱们能干掉她老子,再干掉她也没多难。」

「干掉她?哈哈哈,我只想干她而已。」徐城缓缓吐出一口烟,「还有她妈,

叫什么田小艳的,明明四十多岁的人了,还嫩得跟贺婉欣的姐姐一样,玩起母女

双飞来不知道该有多爽。」

「等咱们收了广益,干贺婉欣也好,玩双飞也罢,都随你高兴。」杨叔说道,

「但现在还远没到时候,我这两天要去欧洲处理些事情,大概三个月回来,这期

间你们别轻举妄动。」

「知道了杨叔,没有您的吩咐,我们绝不动贺婉欣母女。」徐城万万不敢违

抗杨叔的话,他才二十六岁,不想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

「另外,你们五个好歹是名义上的结拜兄弟,你仗着你爹的势处处压他们一

头也就罢了,别动不动就抢他们的女人玩,人都是会有怨气的。」

「杨叔,我没有抢,他们想巴结我,都是自愿把女人送给我的。」徐城扭头

说道,「你说是不是,老四?」

「是,都是我们自愿的。」老四腹部的刀伤还没完全长好,他不想受二茬罪,

「那些骚娘们一点规矩不懂,就得让徐少调教调教。」

杨叔摇了摇头,这个徐少爷比他父亲还狠,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幸好他已经

留了后手,不担心降不住。

「好了,我走了。」杨叔缓缓站起身,从衣帽架上取下自己的黑色礼帽,

「记住,在我回来之前,贺婉欣绝对不能招惹。」

「徐少,我也走了。」老四跟在杨叔身后离开。

二人刚走不久,两名衣着暴露的女子就推门而入,用狗爬的姿势来到徐城身

边,熟练地解开了他的腰带,然后开始去除自己身上本就不多的围挡。

「今天换个玩法。」徐城打断了她们,「等会儿你们不用脱光,两个人轮流

给我口交,每人三十秒,谁能让我射出来就算赢,输了的那个挨十下鞭子,由赢

的人来抽。」

老四并未真的离开,而是悄悄返回包厢门口,没关严的门提供了绝好的录音

条件,男人的呻吟声,女人的惨叫声,都被他清清楚楚地录了下来。老四不是第

一次做这种事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什么意义,这些东西显然不能威胁到

徐城,但他就是忍不住要录,录完之后还要妥善保存起来。

「折扣机票就这点不好,半夜飞半夜到。」

凌晨五点,张文海独自一人走在硕渠市的街道上,他需要一个住所,还需要

一份工作,这些必须等到天亮才能解决。张海文今年三十一岁,在字母小组服役

了八年,仅完成任务获得的奖励就超过了一千万美元,按理说应该是个有钱人,

可这些钱他自己并没有留下多少,大部分都在他失败的投资项目中打了水漂。

「广益集团应该就在这附近吧。」张文海看了看手机地图,他还不太能熟练

阅读汉字,「往前走,再右转,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顺着地图的指示,张文海很快就到了目的地,经过仔细辨认之后,他发现自

己找错了地方。广益女校虽然和广益集团有关,可两边直线距离有十多公里,因

为在地图搜索结果中比较靠前,张文海又只注意到「广益」两个字,误打误撞就

走到了这里。

广益女校门口贴着一张招聘启事,张文海用手机照着亮,逐字阅读上面写的

内容:「因学校管理需要,特招男保安一名,有意者请预约后前往广益集团人事

部面试,预约电话……」

学校大门紧闭,不过张文海曾经徒手爬上过十六楼,翻越大门这点难度他还

不放在眼里。广益女校实行全封闭管理,此时校内的师生都还在享受着美梦,当

然张文海并不是想去偷窥,他只是觉得门口那张招聘启事十分奇怪,所以才翻进

校园想要确认一些事情。五分钟后,张文海再次翻了出来,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

子,回头看了看还在熟睡的门卫,重新打开手机地图,向着广益集团总部慢慢走

去。

第二天上午,广益集团人事部的小会议室内,张文海面对着唯一的面试官,

将自己填了很久的表格递了上去。

「你这个字……」面试官眉头紧皱,「姓名是叫张文海吗?」

「对,我在美国长大,刚回来还不太会写汉字。」

「职业经历下面这几个是英文字母吗?」面试官把张文海的表格拿得更近了,

「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

「海豹突击队。」张文海平静地说道,「我以前是海豹突击队队员,刚退役

不久。」

「一个海豹突击队队员怎么想到来应聘保安?」

「我能帮你们解决问题。」

「你说什么?」

「哦,抱歉,是我节奏太快了。」张文海挠了挠头,「从头开始说吧,我看

上了你们的董事长,正好遇上了这个追求她的好机会。」

面试官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他十年来面试过不计其数的求职者,像张文

海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到,当然他也知道凭贺婉欣的魅力,吸引到任何人都不奇

怪,可这种表白方式着实难以理解,难道这个张文海脑子不正常?

「不出所料,我还得慢慢解释。」张文海说道,「你其实不知道这次招聘的

目的对吧。」

面试官不自觉地点了点头。这次招聘是贺婉欣亲自下达的任务,她只说了非

常重要,但并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我是在广益女校门口看见招聘启事的,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明明有门卫,

为什么还要招保安?而且指明了是男保安。」

「女校的门卫也是男的,这有什么奇怪吗?」

「第二,明明是招聘启事,为什么既没写要求又没写待遇?」张文海并未理

会面试官的提问,「第三,广益集团有自己的网站,我看过了,上面有各式各样

的招聘信息,但唯独没有这条招女校保安的。」

「这又能说明什么?」

「鉴于我正站在这里面试,这条招聘信息不是假的,那么就可以做出一个基

本判断,不寻常的行为背后一定有不寻常的诉求。」

「不寻常的诉求?」

「这张招聘启事贴在女校门口,需要走近才能看清,但既然是女校,一般男

人出于面子不会走得太近,那么这张启事是给谁看的呢?」张文海继续自顾自地

说着,「很简单,招聘启事的目标是对广益女校,或者说广益集团很关注,并且

想要进来的人。」

「那又怎么样?」

「广益集团只是个民营企业,而且刚刚做大不久,我大胆猜测一下,这或许

和商业间谍有关。」张文海突然向前两步,弯下腰仿佛是在对着桌子说话,「美

女,我是来追求你的,不准备亲眼见见我吗?」

会议室里安静了十几秒,面试官说道:「你上去吧,董事长在顶楼的办公室

等你。」

「你不带我上去吗?我坐不了你们的电梯。」

广益集团的电梯需要验证指纹才能运行,小会议室在三楼,走两步问题不大,

可大楼总共有三十八层,徒步走到楼顶,即使对张文海来说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

做到。

「董事长说,要是你走不上去,就放弃追求她的想法吧。」面试官心里有些

幸灾乐祸。

张文海并没有着急,而是保持着一个不快不慢的频率一层层往上,爬到顶楼

之后,他看了看手表自言自语道:「十二分四十四秒,体力有点下降啊。」

楼顶只有一间屋子,不用说肯定是贺婉欣的办公室,张文海礼貌性地敲了敲

门,里面传出了动听的女声:「门没关,进来吧。」

张文海推开门,只见贺婉欣身穿无袖的粉红色连衣裙,靠坐在办公桌上正在

喝咖啡,头发整齐地束于脑后,给人一种成熟知性的美感,裙角和黄色休闲鞋之

间露出半截如玉般无瑕的小腿,不免让人联想那长裙下掩盖着的到底是怎样一番

美景,雪白的双臂配上婀娜的身段,张文海很难将目光移向别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