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换妻小说

畜隶:第六章 啟示

2022-08-08 来源:

畜隶:第六章 啟示

“下一站,涉谷,涉谷。”

琦京线的电车在铁轨上疾驰着。

铃木千纱站在车门边。

车窗外是沿途的风光。

她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朝身后看去。

那个人果然还跟着自己。

她的心“扑腾”地跳动了一下。

那是一个身着蓝色工作服的肥胖男人。

一脸的横肉,面目十分猥琐。

而且他是一个秃顶。

脑袋上只留有一公分不到的发根。

似乎是刚刚长出来的。

在琦玉站的月台上,她已经发现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不轨企图。

他总是在自己的身后偷偷窥视着。

每当被发现时就笨拙地转过头去,假装看着别处。

而现在,在挤满了人的车厢里,那个男人的肥硕的肚子正紧贴着自己的臀部。

今天是涉谷私立高中开学的第一天。

千纱也是好不容易才通过朋友介绍在那里找到外文教师的工作。

她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单身母亲,丈夫在八年前死于肝癌。

从那以后,照顾幼小的真一就是她唯一的奋斗目标。

而成为涉谷高中的女教师是一件十分令人兴奋的事情。

学校不仅提供丰厚的薪金待遇,还在琦玉县为她安排了一套公寓。

一切看来都完美无缺。

令她在意的只是现在身着的这套女教师制服。

里面的衬衣的尺码比她的身材似乎要小上一号。

白底黑色条纹的衣料紧紧贴在身上不说。

就连领口处的两个扣子都无法系上。

虽然外面还穿着一件黑色的制服外套。

但是从衬衣里隐约露出的乳沟依然令她十分不适。

为此她不得不改穿半罩文胸以免难堪。

于是半球的丰满乳房就毫无遮掩地从衣领里透射出了春光。

下摆是一条不及膝盖的短裙。

虽然涉谷高中的女教师制服是出了名的开放。

但是如此不堪的设计还是令她非常反感。

她不得不穿着颇厚的丝袜来遮挡自己修长而白皙的美腿。

最令她苦恼的还是裙子的窄小。

千纱的腿虽然纤细,可是臀部却出奇的肥硕。

臀肉十分丰满,而且挺拔异常。

以至于将她原本就很纤瘦的蜂腰也衬托地令人咋舌。

那令无数男人都垂涎不已的美妙熟臀,着实令她苦恼不已。

就像早上,她花了很久才把臀肉挤进那条短裙。

就像现在,她突出的臀部和那个男人突出的肚子紧密地贴在一起。

她在刚才已经注意到了这一尴尬的场面,但是周围到处都是人,她根本动弹不得。

只好一边欣赏着外面的景致,尽量让自己不去在意这样的事情。

这时,她感到那个人的肚子动了,他肚子上的肥肉试探性地摩擦着千纱的臀部。

于是她气愤地转过头去,狠狠瞪着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却若无其事地跳过她的肩头看着窗外。

事实上千纱比他高很多,他是在勉强地伸长脖子。

摩擦果然停住了。

转过头,千纱努力地扭动了几下身体,让自己更贴近车门。

才如愿地避开了接触。

然而没过多久,竟有一只手按在了她的屁股上。

虽然隔着厚厚的裙子,她仍能感受到那只手在她的臀肉上肆无忌惮地抚摸着。

千纱丧夫已达八年,原本就对性不感兴趣的她因为从未行房事,竟逐渐变成了性冷感。

这样的抚摸根本就无法令她有丝毫快感,有的只是强烈的愤怒。

她强忍着怒意,原本以为对方满足了就会收手。

谁知那只手却得寸进尺从滑过她臀部的缝隙,直接从下方伸进了短裙中。

手指竟然碰触到了她的私处。

她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抓住了那只手的手腕。

然后转过头不假思索地就对那个男人大喊:“色狼!”

可是喊出去之后她才发现那个肥胖男子自从刚才就一直在原地未动。

离自己有相当一段距离。

而那只手腕的主人却是旁边一个地中海的上班族。

全车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那个上班族满脸羞愧,低着头一直在道歉。

而铃木也因为误把他当做那个肥胖男子而有些不好意思。

所以并没有过多地怪罪那个胆小的地中海老伯。

她松开手,转过身去。

总算可以安心地远望外面蔚蓝的天空。

同一时间,涉谷私立高中教学楼外。

“喂,看得到么?”

一个身材十分瘦长的男生蹲在窗下焦急地伸长了脖子。

而另一个比他健壮许多的男生则沉默不语。

他眼睛直直地从女教师更衣室的窗外看进去。

窗是紧闭的,只有拉上的窗帘一侧有一条窄窄的缝隙。

而他们两个人正在偷窥着里面的春光。

“喔!!!”那个健壮的男生莫名地喊着。

而另一个瘦长的赶紧伸手捂住他的嘴。

“白痴平八,你想被人发现么?”他的声音很低,像是微风吹过一般。

那个叫平八的男生略微低下头,一脸的欢喜。

“健二,是那个教一年级的静子老师!”

“喔……”健二轻呼了一声,一把推开平八把头探了上去。

“不愧是舞蹈老师,身材果然是……”他停了停,“啊……她把胸罩脱下来了。”

平八迫不及待地挤上去,却被健二按住了脸,又推到一边。

“果然!果然是丰满的美女啊……啊……”

他流着口水说:“那对乳房……娇挺的小乳头……”

“给我看看!”健二沉浸在性幻想中,一不小心被平八推倒在地。

“妈的,她转过身去了。”平八失落地谩骂着。

健二撞到了头,一边揉着,一边想要站起来。

可是一个身影横在了他的面前。

他现在刚巧正面向太阳,根本看不清那人的面目。

“喂喂……”健二惊恐地叫着。

平八还在全神贯注地看着更衣室里面的情况,脸上满是淫邪的神情。

健二仰面朝上,向后爬了两步,把头转向平八。

“平八!有人来了!”

平八这才如梦初醒般转过头。

那是一个中等身材的女学生。

她留着和女星深田恭子一样的短发。

长相却更加的清丽脱俗。

一双深邃而冰冷的双眸仿佛能看穿人的心灵。

嘴唇很薄,脸部的轮廓别有一番成熟之美。

气质与一般日本女人的温驯截然不同。

她校服上的墨绿色领结说明她是一个二年级生。

而河尻健二与堀尾平八已经是三年级了。

看到对方只是个比自己低一年级的女生,健二才放下心来。

他的表情从惊讶一下子变成了奸笑。

缓缓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和衣服上的尘土。

然后和街边的小太保一样摇摇晃晃地走到那个女生的面前。

邪里邪气地对着她说:“找学长呀,有什么事吗?”

那个女生从刚开始就一直盯着他。

听到他如此这般地调侃,只冷冰冰地冒出一句。

“你们在偷窥。”

健二知道她并不是那种好对付的女人。

于是就想用武力解决。

“既然你不合作,那我可……”

话还没说完,他就毫无预警地伸出手想抓住那个女生的肩头。

却没想到如此之快的袭击却被对方轻易地就格挡开。

那女生一下抓住他的手腕,然后迅速转身,身子向前一倾。

接着健二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他被对方一个强而有力的过肩摔重重地摔回了地面。

强烈的冲击使地面发出了一声巨大的闷响。

这一幕完完整整地都被平八看在眼里。

虽然健二比自己瘦弱很多,但是力量却是不相上下。

没想到他轻易被眼前这个二年级女生摔倒在地。

平八已经完全呆住了。

而那个女生摔倒了健二没有松手。

她紧抓着健二的胳膊然后向反方向扭动他的关节。

于是他的骨头就发出了“喀喀”的响声。

“啊!”健二痛苦地尖叫着。

“跟我去见远山老师。”

远山是年轻的新近涉谷高中教导主任。

对违反校规的学生处理十分严厉。

平八当然不肯甘心听从这样一个女人的摆布。

他张开双臂,冲了上去。

那个女生放开了健二,很从容地摆出了迎击的架势。

正是这时,她突然不知被谁击中头部,昏倒在地。

而那个人,正是龙也。

龙也看着痛苦地按着胳膊呻吟的健二和一旁呆立着的平八。

“你们两个在这干嘛,被这个女人虐待吗?”

他调侃着说。

“大哥,不是的,我们刚才在……在偷窥。”

“偷窥?喂喂……难道就没有更低级的事情可以做了吗?”

龙也看起来很气愤。

然后他摇了摇头。

“好吧,今天晚上到我家来,我会满足你们的需要。”

“真的?你听到了吗健二。”平八兴奋地踢了健二一脚。

那一脚正好又踢在了健二受伤的胳膊上。

“哇!平八我总有一天要杀了你,你这蠢货。”健二尖叫着。

过了一会他才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这个女人是谁啊,长得这么诱惑,却这么凶狠。”

“是我们班的班长,仲村音羽。”他看着倒在地上的仲村。

然后又补充道:“你们还是不要惹她,这个女人跟远山主任关系很近。”

“是那个总找我们麻烦的远山?”

“没错。”龙也接着说:“总有一天,我会把她变成一只只懂性交的母猪。”

“哼……”健二蹲在仲村的身旁,狠狠地捏了一把她的乳房。

“妈的是个飞机场。”他扫兴地朝地上吐了口口水。

“是啊……”龙也看着她,却露出了深邃的笑容。

上课之前。

仲村音羽走进教室,她白色校服上衣的背部粘了些许尘土。

她捂着头,慢慢走到龙也前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一名身着教师服的女教师走了进来。

她看起来很年轻,如果不是因为她肥硕的臀部。

别人甚至会以为她只有二十几岁。

她一进教室,就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转过身,面带微笑。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新班主任,我叫铃木千纱。”

她深深地鞠了一躬,于是胸部就从敞开的领口显露出来。

这一刻全班的男生都聚精会神地关注着同一个地方。

音羽听到身后的桌子“喀”地一声响。

某个角落里甚至还发出了细微的惊呼。

这时铃木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赶紧直起身来。

她的脸略微有些发热。

“我还是你们的外文老师,课后只要有不懂的地方都可以来问我。”

然后她拿出了课本,开始念起来。

同学们都翻开了书。

唯独龙也一动不动地,仔细地观察着她。

铃木一边读着,一边向下拉了拉自己的裙子。

然后又耸了耸肩膀。

“性冷感么,有趣的女人。”

他低语道。

夜里。

“叮铃,叮铃。”

“妈妈,电话。”

真一坐在客厅里的地毯上,正在看电视。

电视上正播放着一个访谈节目。

采访的对象是一个老态龙钟的男人。

似乎是龙造寺财团的社长。

“龙造寺先生,那么您对黑木公司将要破产一事有什么看法呢?”

“咳咳,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可能会……”

他更换了频道。

铃木千纱很快地走了过来。

用围裙的裙角擦了擦手,拿起电话。

“喂,这里是铃木家,请问……”

她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请问是铃木夫人么?”一个低沉的声音问道。

自从丈夫死后,已经很少有人这样称呼自己了。

她惊讶地问:“我就是,请问您有什么事情么?”

“内心很空虚吧。”电话另一端突然问道。

“嗯……?”

“我是说这么多年都没有人安慰你淫荡的肉体,那里也很空虚吧。”

铃木千纱惊诧了,她看了看在那全神贯注看着电视的真一。

“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

她尽量保持平和的语气,不引起真一的注意。

心里盘算着可能会骚扰自己的人。

“心里很痒吧,那里也已经流出淫液来了吧?”

听着对方越来越露骨的羞辱,她的内心痛恨不已。

但是仍然很镇定地说:“请您不要再打来了。”

然后轻轻放下电话。

“妈妈,是谁呀?”

“哦,是推销公司的人。”她微笑着说。

“还真是讨厌的人呢。”

“真一,不许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温柔地呵斥道。

“哦,真一会听妈妈的话。”

傍晚9点。

健二和平八两个人一丝不挂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正当平八等得有些不耐烦,看着自己软趴趴的阴茎。

“健二,到底让我们在这等什么?”

“废话,龙也让我们等就耐心地等着。”

他接着说:“你要是不相信他还让他做我们大哥干什么。”

健二拍拍平八的肚子,补充道:“他可是个二年级。”

这时,只见龙也房间的门打开了。

一个四十来岁全身赤裸的女人跪爬着走出来。

她的口中是一个红色的塞口球,上面满是透气的小孔。

黏着的口水从空隙中流出来,在嘴边垂着。

她的脖子上戴着红色的项圈,项圈下挂着一枚金色的铃铛。

手腕和脚腕上也都戴着黑色的皮腕套,在灯光下发出黑亮的光泽。

只见她用肘部支撑,两只手掌扶着地面。

手臂每向前滑动一点,肥嫩肉感的大腿就紧跟着挪动一点。

然后她丰满的臀肉就这样扭动起来。

她极其巨大的双乳被人用皮绳子胡乱地缠绕住了。

细细的皮绳深深地陷入了她肥嫩而白皙的乳肉中。

淫乱的乳肉就从绳子的缝隙间拥挤出来。

就这样被划分成了一块块各种形状的诱人肉块。

她的乳头兴奋地勃起着,上面用丝线缠绕了几圈。

丝线的另一端同样挂着铃铛,不过这里的铃铛更小更精致。

“嗯嗯……”

她丰满的肉体在地上每挪动一步。

巨乳都会颤动。

三个铃铛便“叮呤当啷”地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而伴随着铃音,她也粗重地喘息着。

偶尔发出妩媚的,有如叫床般的呻吟。

健二和平八都看得呆住了。

只见两个人的肉棒早已挺立了起来。

健二的有些奇形怪状,龟头向上弯曲着,像大象的鼻子。

而平八则很短,但是比龙也的还要粗。

“喔!!!美熟女啊,真是个骚货。”平八脱口而出。

健二急不可耐地走了过去,拦在她的身前。

平八也赶紧跟了过去,站在她的一侧。

这时看到龙也正站在她的身后。

“龙也,这不是你继母吗?”健二问。

“以前是继母没错,不过现在嘛,只是一只母牛。”

说着他用力地一脚踹在了佑希的阴户上。

“嗯!!!”

佑希闷叫了一声。

铃铛又发出了清响。

而她的乳房则因为强烈地刺激开始涌出乳汁。

白色的乳汁啪嗒啪嗒落在地板上。

“啊……”平八竟忍不住叫出了声音。

“没出息的男人。”龙也责骂道。

而健二早已按捺不住欲火,手正慢慢伸向佑希的乳房。

龙也早已看穿了他的想法。

看着佑希,点点头笑道:“好了,现在是游戏时间了。”

“啊?”平八发出疑惑的声音。

“爸爸12点之后才回来,在那之前,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真的可以吗?”健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然。”龙也不耐烦地说:“我要出去了,你们自己看着办。”

说着,他拿着一个黑色的皮包,匆匆走出家门。

屋里只剩下两个赤裸的男人和一个赤裸的女人。

佑希的身体颤抖着,双眼中满含着恐惧。

健二和平八两个人相视一笑。

两个人一起拥了上去把佑希翻了过来。

佑希被迫仰面朝上。

她像一只翻身的乌龟一样扭动着美熟的肉体。

她的双手被平八按住。

双腿则被健二强行分开用膝盖顶住。

健二取下了佑希的塞口球。

“伯母,我们是龙也的同学,期待我们的肉棒吗?”

虽然已经可以说话了,但是被人问这样羞耻的问题。

佑希只能扭过头去,闭口不语。

“健二我不知道,但我已经仰慕伯母很久了。”

说完,平八就俯下身去,强吻佑希的嘴唇。

佑希脸上满是痛苦的神情,不断转头躲避着。

“嗯……不……”

没想到这时阴户却被健二偷袭。

他的舌头熟练快速地舔舐着佑希外阴的每一个角落。

“嗯啊……”

佑希的身体一下子僵直了,忘情地发出呻吟。

平八趁此机会一下就吻在了佑希的嘴上。

“唔……”佑希无法呻吟,痛苦地扯动胳膊。

胸部不停地晃动。

铃铛也叮当乱响起来。

但她始终拗不过平八,只是白白耗费精力。

以至于阴道被健二的舌头伸入也不知情。

健二的性能力虽然不是很强。

但是他诡异般长度的舌头和极强的舌功却能令任何一个女人臣服。

佑希感觉身体的欲望竟被这两个粗鲁的人引发了出来。

感觉到了无比地羞耻。

而平八则根本就不会接吻,他的嘴一直就硬按在佑希的嘴上。

口中大量分泌出的唾液顺着强行伸入的舌头流入佑希口中。

佑希闻到他恶臭的口气。

然后不断流入自己嘴里的唾液令她不住地作呕。

“妈的什么接吻,真他妈没劲。”

平八抬起了头,他的嘴和佑希的嘴之间拉出了一条细长的唾液线。

他转过身去,一屁股坐在了佑希的巨乳上。

两个铃铛被压进了乳肉里。

“啊!”

被捆绑着的巨乳便成了他的坐垫,被压成了两个圆饼。

“嗯啊……”

双乳被挤压着,乳汁却排不出来,佑希痛苦地呻吟着。

而平八的肉棒则极其近距离地展现在佑希眼前。

胸口被如此壮硕的男人压着,佑希快要透不过起来。

她张大了嘴贪婪地呼吸着空气。

这时候平八的粗肉棒则趁机插了进来。

“唔嗯……”

“喔啊,真爽,荡妇的嘴果然不一般。”

被平八这样说,佑希羞耻地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

“你这家伙还真是没耐性,前戏都不做完。”

看着平八早已进入了插入的环节。

健二的阴茎也跃跃欲试。

于是他收回了游移在佑希大腿根的淫舌。

跪在地上,用肘部勾起了她的两条大腿。

于是佑希的下半身便被托起离开了地面。

“唔……不……要……”

嘴被平八强行抽插着,勉强地咕哝出声音。

“啊?什么?你这只产奶的母牛能不能把话说明白了。”

平八一边羞辱她一边抽插她的嘴。

畜隶:第六章 啟示

阴茎不断摩擦着她的口腔内壁。

如此之粗的肉棒使得佑希尽全力张开嘴才能勉强容纳下它。

每一次的抽插都会带动她脖子上的铃铛“叮当”地响着。

这时健二的龟头刚刚在佑希的阴户外涂抹好淫液。

然后他“噗”地一下插进去,却发现全无阻力,直接插到了最深处。

“喔……”他惊讶道:“不愧是荡妇,妈的,阴道真宽。”

想想被龙也的恐怖肉棒玩弄了一个假期。

她的阴道已经不是普通男人能够驾驭的了了。

然而健二的与众不同在于他弯曲的龟头。

上弯的龟头每次虽然无法接触到阴道四壁。

但是却刚好在不断抽插中刺激着女人阴道内最敏感的地区。

佑希的快感就这样渐渐增强了。

“嗯嗯……”

她的嘴逐渐开始收紧,吸吮起平八的肉棒。

脸颊都凹陷了进去。

“呜啊……这女人,这女人要把我榨干了!”

平八说着,不断扭动腰部,尽力让阴囊强力地撞击着佑希的下巴。

“这里,这里也是……哦啊……”

健二的抽插速度也逐渐加快。

佑希快速地扭动着腰肢迎合着他。

臀肉在空中上下晃动。

“啊……我快不行了……”健二粗重地喘息着。

明显已经接近了射精的临界点。

身体的扭动也慢了下来。

但是佑希却丝毫没有减慢速度。

屁股一直左摇右摆,磨蹭着健二的肉棒。

“啊!你这淫乱的骚货,给我慢下来!”

他感到下体越来越热,双手不住地抽打着佑希的屁股。

但是这样却无法阻止佑希的榨取。

只见佑希疯狂地扭动着下体,头部也快速地摇摆着。

她熟练地进行着这一切,而身体的颤抖也逐渐增强。

“唔唔嗯……”

突然平八的腰僵直了,他的臀部一收紧。

接着源源不断的腥臭精液射入佑希的口中。

“哈啊!!”他浪叫着。

“唔唔唔……”佑希则被作呕的精液呛到,不住地咳嗽。

“啊啊啊!我不行了!”健二终于再也忍不住。

他狠命地掐住佑希的臀肉,一直不肯放手。

“嗯啊嗯啊!!!”

随着佑希一声淫叫。

健二的精液也喷射在了她的体内。

滚烫精液的最后一波冲击终于打破了佑希淫荡肉体的极限。

“唔!!”

她拼命地把平八从自己的巨乳上推开。

接着乳汁如喷泉一般直射入半空,然后如雨般洒下。

平八从未见过如此壮观的场面。

这一刻,体内滚烫的精液竟再一次狂喷而出泄在了佑希肥硕的巨乳上。

而健二本就瘦弱的身躯如今早已瘫软在地。

“怎么样?”

刚巧这时龙也推开门走进来。

“一个你们都对付不了,如果是四个怎么办?”

他拍了拍自己的黑色皮包,露出得意的微笑……